【谭赵】【楼诚深夜60分】医者不自医

@楼诚深夜60分  木有电脑假装能艾特到主页君

赵启平昨天晚上玩儿大发了。
仗着今天没有手术安排可着劲儿地撩,本以为老谭刚从西雅图开完会飞跃了整个太平洋,精力体力都亮红灯,却不料人家困在狭小空间里十几个小时,正是筋骨僵直急需出一身汗活动活动的时候。
失算啊失算。

赵医生坐在诊室宽大舒适的老板椅上,怎么都摆不对姿势。
挨着靠背吧,腰向前挺着有点发酸,驼背窝着呢,尾椎骨又麻得慌,在软厚的海绵上完全放松,大腿根淤青的那一块压着疼,腰线往下膝盖往上这一段肌肉肌腱积满乳酸,稍微使力都在叫嚣存在感,坐直都困难。
妈的禽兽……

快到中午了,赵启平实在不想一步一挪地去食堂,太影响骨科一棵草的飒爽英姿了...

【蔺苏】重山 14

年底了,强迫症来自行了断,自己挖的坑,自己跪着填T.T

————————————————————————————


纵有空言在,命托原上蓬。
老来惊露冷,今岁逝秋风。
——藤原基俊

雪又开始落了。

北地苦寒,一年倒有大半时间都在飘雪。白毛风鼓荡的雪霰冰粒如同沙暴,雨夹雪淋漓缠绵湿冷透骨,还有像眼前这样,一团一团无声飘落的飞絮。

悄无声息地,从淡淡虚空中生出,由远及近,由小渐大,仿佛在感官缺失的梦里,跨越两个世界,来一场没有源头,没有归宿,荒诞不经的相遇。

冰续丹早在出发前就被掉了包,琉璃瓶里密封的丸药形貌肖似,一闻便知不是。他历来信鬼神不信轮回,妄图另辟生途,如今却陷在前世碎片里,一遍一遍重...

【凌李】【楼诚深夜60分】黑暗料理

 @楼诚深夜60分 

发糖二人组难得一见地闹别扭了。


起因是李熏然想跟赵启平去参加万圣节party,凌远也同意了。医院里那阵子很忙,院长大人一个人不能劈成两半用,顾此失彼,无形中忽略了爱人,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两个年轻人去开心一下没什么不好。

然而当凌远总算搞明白所谓的万圣节party是什么,他感觉很不好。


下班进家门就看到李熏然绕着一个巨大的快递箱子兴高采烈试衣服。

吸血鬼伯爵繁复的轮状皱褶领子里埋着巴掌大一张小脸,露出尖尖的小虎牙,口水包不住,得使劲儿往里吸溜,好像有点可爱。

然后换了一身小僵尸的顶戴马褂,把脸涂成青色的,还画了几片尸斑,伸着胳膊梗着脖

【凌李】【楼诚深夜60分】情书

 @楼诚深夜60分 

李熏然醒来的时候以为自己在医院。

脑子里模糊还记得电流击穿身体的锐痛,烧灼感,焦渴,力量流逝,失去控制。在朦胧的清醒和昏沉梦魇中浮沉,周围是重浊的黑暗,灰尘,和影子。

而不是视野里轻盈柔和的米白色,稍远处有光源,小小一团柔黄的晕圈。

眼前还有些模糊,焦距对不准,但他能感觉出正躺在床上,陷在蓬松柔软的枕头和被子里,像滚在轻盈的舒卷的云上,阳光把团团洁白烤出让人安心的温度。

没有哪里僵硬着,一点也不疼。

李熏然迷糊地想着,也许是死了?这样的天堂,感觉也不错。

 

他又睡了很久。

偶尔醒来,思维奔逸不过几分钟就又陷入沉眠,平静踏实...

【凌李】【楼诚深夜60分】同桌

 @楼诚深夜60分 


工作忙的时候,一天过得很快,好像刚吃饱没多久又饿了,没做什么事就到了下班时间。

凌远这一天没有排手术,上下午各一个例会,其他时间都在集中火力消灭堆积如山的文书,中午还插空吃了个饭。食堂里被三牛故作惊讶地调侃,自己心里也有点感慨,闹情绪的时候火可以向别人发,千万别亏待自己的身体,胃疼躺床输了三天液,摇摇欲坠的文件山就压得他头大。

好在院长大人战斗值爆表,积压的工作全部处理完也才将将到下班时间,收拾收拾磨蹭磨蹭天黑了,华灯初上,开始飘雪。空气里氤氲着湿润的凉意,从楼上往下俯瞰,暖黄的街灯和五颜六色的招牌扩散成一团团毛茸茸的光晕。...


【庄季】【楼诚深夜60分】言灵

 @楼诚深夜60分 


第一次体验冲撞夜班大神是什么滋味的庄医生终于熬到交班,几乎两眼一黑再被送回急诊室去,惹祸的实习生还算有点良心,知道开车把老师送回家。庄恕摊在沙发上脑子都是木的,完全想不起来也没力气去想这要命的一夜。

其实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外科急诊夜班,庄恕工作这么多年风里来雨里去早就是老油条了,一般有点招病人的小大夫他都能镇住,欺生也欺不到他头上。可万万没想到那天带的实习生是个嘴欠的,窝在值班室没话找话来了一句“老师今天挺闲啊”,五分钟不到,一个电话就开启了疯狂一夜。

前半夜高速路连环车祸胸腔压缩变形的病人抢救六个小时还是离开人世,后半夜居然还接了一个不太常见...

【凌李】【楼诚深夜60分】男人四十

 @楼诚深夜60分 

四十岁生日这天,凌远失去了李熏然。

出差回来飞机落地直接冲进手术室,可十几个小时前还在电话里笑着要给他惊喜的小孩儿,已经再也睁不开那双漂亮的圆眼睛。

附院所有人都看到,曾被韦主任戏称谈恋爱之后青春焕发的凌院长一夜白头,像并蒂双生的植物,随另一半的逝去被吸取了全部生命,干瘪,凋萎,混沌,徒留下形体躯壳,委顿于地。

胃病来势汹汹,凌远在梦魇和梦魇中浑浑噩噩了半个月,再不情愿也还是要醒来,独自面对荒凉的世界。

多希望只是个噩梦,多希望睁开眼,他的小孩儿就守在病床边,明明心疼又要赌气,削一个苹果在他嘴上馋一下,再一口一口自己啃光,不给他吃。

凌远不...

【读书笔记】《如梦之梦》

“长大后我渐渐发现,现实的质地和梦境没什么不同,如果有一天你站在悬崖边,明白自己只是在做梦,你就可以放心的往下坠,带着微笑,经历那恐惧,甚至让坠落成为飞翔。”

千年之前的人就曾探讨的话题,至今依然不曾过时,甚至成为了哲学上的恒常命题。庄周梦蝶?蝶梦庄周?此时的现实是彼时的梦,或者彼时的梦,才是现实?我们在一重盗梦空间里死去,是不是会从下一重空间里醒来,再走向另一个出口,另一个终点,或开始?

经历死亡被默认为恐惧,我们将它视为陌生的黑暗的未知,即将孤身一人走向完全失控的世界。不知能否再次用初生的无知作为挡箭牌,获得无微不至的照顾和疼爱。以及遗憾,几十年的努力和领悟,终于能行使一点点支配权,让...

【凌李】【楼诚深夜60分】咖啡馆

 @楼诚深夜60分 我写完了==b


凌远最近发现了一家早餐店。

清净、舒适、便利,从某些方面来讲还非常贴合他的精神和物质品味。因此在他日常活动范围中的许许多多早餐店里脱颖而出,独得垂青,渐成专宠之势。

如果没有值班或者急诊需要院长大人半夜坐镇,能够在正常早高峰刚开始的车流里从从容容体体面面上班,那么他一定会遵从味蕾的指引,在距离附院一个街区远的这个不起眼的路口,拐进小巷,绕个小弯,像赴一场隐秘而喜悦的约会。


早餐店并不是卖包子油条豆腐脑的那种铺子,而是一家颇有情调的咖啡馆兼营。门庭隐蔽,装潢低调,被灰色砖墙和帘子似的爬墙虎伪装得平淡无奇。似乎是从...

【楼诚】【楼诚深夜60分】名字

 @楼诚深夜60分 

有这样一片幽深清澈的湖,湖水碧绿透蓝,却深不见底。在极深极深,深到盛夏正午的阳光也黯淡苍白的深处,静静地睡着一个美丽的青瓷瓶子。

瓶子常常在夜间醒来,所以他很难得见到遥远的湖面上一个摇晃破碎的圆形白斑,鱼儿们说那是太阳,拥有永恒的光和热。那对他来说是个陌生的概念。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多久了,是被什么人在什么时候带到此处,他甚至忘记了从哪天开始醒来,在怎样的情境下看到了这个世界。

水,如同他的空气,温柔环绕,片刻不离,飘摇的光线在他细白肌肤上罗织出瑰丽多变的靛青色纹路。然而他并不能看到自己的全貌,也无从知晓身边一米外有什么,他的世界太小,宇和宙的...

© Sirian | Powered by LOFTER